校园春色

绿帽

绿帽



 丈夫带着蛋羔和礼物来到妻子工作的那所郊区附近安老院,今天是他们新婚后一个月而且还是小玲的生日。他要给妻子一个惊喜。晚上九点多他来到安老院直往三楼的男病人部。

  在值班室中里不见妻子小玲,他看见只有走廊最后一个房间的门缝下还渗出一条光亮。于是他来到那房间前想看一看,那是一间私家病房。

  他感觉不好打扰。正想走回值班室等候。忽然在房间中隐约传出一把熟悉的女性声音,传出了微弱但显得很娇媚的呻吟。又听到几声沙哑的男性哼声。他奇怪,这不是妻子的声音吗,又一阵唔唔呀呀的有男有女的杂声。

  他越发怀疑细听又听不出究竟,在男人最敏感的疑心之下他急于求个明白,于是走回值班室上阳台左沿,大着胆纵身攀过对面距离不到两面尺的阳台上。然后又再攀过另一个阳台再到下一个。终于到达那房间阳台上,他见窗户和门都已关上。他发现一边放置了一条板凳顺手拿过放到门前,站上去垫高自己贴上门边小心打开门上的小窗就往里边看。

  这下不看还好;可一看了就尤如把一桶冰水直灌到脑袋里去,头部登时发麻全身僵呆——原来那间病房内有自己美丽可人的爱妻小玲还有五个六七十岁的老公公,妻子和老伯们正一丝不挂的共处一室。他实在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时自己的妻子就像狗一样趴跪在房间里一张大床上,一肥一瘦的两个半秃发老头儿分别跪在她前边及后边。妻子头部靠在前面一个脸无血色干巴巴的瘦小老头的腹部以下,几乎是贴着胯间之处。

  她的头不停地上下前后的摆动着,而老头儿双手扶在她的脑后压紧她一头垂肩的秀发,慢慢地配合着腰部做缓缓的挺送。见那老头陶醉地眯着双眼咬着下唇好样子很是快活的。虽然看不清楚,但丈夫就知道妻子正在为老头提供口交的服务即是为他吸吮生殖器。

  另一位在后边的是一个肥得像猪的肥大老伯,他的双手扶在小玲腰下,他的下体紧贴她耸后的雪白臀部。他也是不停地前后摇摆着腰,肥厚的大腿肉随激烈的运动而不停地跳晃。因为肥老伯下体特别肥厚挡住丈夫的视角。

  但就明知道他的阳具正在插着小玲的阴户,他在与妻子“性交”丈夫脑中不能想像的闪过这个词,只是没有清楚看着妻子的性器和老伯阳具交合的情况。肥老伯在一下一下地抽动着,听他淫猥地说[ 啊呀……小妹妹,你的骚穴实在好紧呀,夹死我的老弟弟啦……啊哟……] 他好像很卖力地摇晃着腰部又说[ 小妹妹你的美腿要……要再……再分开点……我要再插入深点……插到子宫去……过一会我……我……就将子孙液射到你的子宫……要……要你给我生个儿子,哈……啊……] 丈夫心头火起:这老不死,竟然如此无耻妄想小玲为他生儿子,呸……,妻子一定是被迫和他们性交的,正想冲进去阻止他们对小玲的奸淫。却看到自己妻子听话地挪动膝头将双腿向两边再分开了一些[ 啊哈……这小妹妹真是听话…好专业呀。哈……伯伯让你尝……尝点更狠的……啊……] 那肥老伯奸笑着。

  又见他更使劲地摇摆一身肥肉。丈夫似乎无法理解妻子的举动,因为妻子并不像被迫奸交。从后看去,妻子也不时在将翘高的肉臀一下一下的往后耸动来配合男人阳具抽插,又见妻子胸前垂下的一对圆球状鼓胀的大乳房,正激烈的荡漾乱蹦跳。

  他再看清楚床边另外三个年纪稍大白头翁,他们都在用手抚摸着自己的阳物。

  其中一个猴面模样黄瘦的老翁索性拉开裤头掏出阳具来摸弄。这时候又见妻子用一只手搓捏起自己一对丰乳。这正是她被干得兴浓的表现和反应。但丈夫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纯良的妻子会是这样的放荡。竟会愿意接受这几个,这几个看见也厌恶的糟老头的奸淫;让他们生殖器进出自己纯洁的肉体。

  在这时,那个肥老伯的下体运动得剧烈起来。他边动边哼哼叫着[ 呀……不行了……啊……] 丈夫不禁紧张起来。见他双手掐紧小玲两边臀肉。下体发狂地耸动,冲撞着小玲朝后挺的屁股。肥老伯急速的运动一下比一下紧,终于听他哼着声喊[ 呀。啊……射……啦……啊……] 一声长叫。

  身体一下定住不动,然后马上又再抽动下,停一下,又动几下,又再停一下……这时就听到小玲从含着阳具的口中哼出的一声闷叫唔唔……唔……唔……] 似乎是因为肥老伯阳具精液的激射所带来的快慰而欢呼。

  因为肥老伯生殖器喷出的那大股热呼呼的精液灼得她的子宫非常酥痒舒服。他喘着粗气继续做缓和的抽动。他抚摸住小玲的粉臀赞叹着[ 呼……你真是个又姣又骚的小妹妹啊……哈……这样紧窄的小荡穴爽死了,哈……当你的丈夫就快活死啦……嘿嘿] 小玲的丈夫又急又气,没想过就这样亲眼看着别的男人将精液射到自己妻子的阴户内。

  他心上火起就要踢门而入把这五个老头都轰倒。却就听见妻子的声音[ 唔……到谁了。快点……我还未到啊……] 丈夫不禁愕然真不信自己贤惠的妻子会如此开口要求其他男人来奸淫自己。而在这时拿出阳具来摸弄的那个黄瘦老翁边回答着边上前来到床边[ 护士姐姐,该……该到我了……嘿嘿……他一上到床,就去推那仍不舍得抽出阳具的肥老伯[ 喂,老郭,到我了……] 肥老伯一面不情愿,也只好退出来。

  然后睡在一旁喘气。终于看见他那沾满小玲的淫液又混和射出的精液软掉了的罪恶的黑粗生殖器,还有湿淋淋的攀到肚脐以上的浓密阴毛,丈夫更觉一肚怒火直往胸口烧。那黄瘦老翁早补上肥老头的位置,也跪在小玲腿间,下体拚近小玲突翘的屁股。他胯间昂起一支不大不小的黄黑色生殖器。他咳嗽着淫淫地笑[ 嘿……我老头也要插一下小妹妹的粉嫩的小穴啊,哈……哈……咳咳] 一手扶着小玲一边屁股。

  一手拿住阳具对准小玲腿间湿滑闪亮的粉红色娇嫩阴户。先用龟头磨擦几下湿润湿润,然后前端轻轻地顶住穴口,双手扶定小玲的腰,就要挺前进入小玲迷人的小穴。而门外的丈夫只有发呆的看着那老翁的腰连挺几下[ 呀……好窄的穴呀……啊……呵……] 几下子进入了龟头一节。

  老翁很兴奋挪动几下膝盖,准备好了又一连几下狠狠向小玲阴穴插去……他强硬的入侵使小玲又一次闷叫[ 唔……呜……] 老翁的生殖器狠狠地插入了只剩下根部和阴囊在外,丈夫知道妻子的阴户的确非常的紧凑,自己也很幸运有这样一个美妻。

  但今日妻子却伦为几个老男人的泄欲工具,让老男人随意发射精液在里边的女体。黄瘦老翁在缓缓地抽动着,紧夹的快感使他大叫过瘾。他捏实小玲的屁股肉享受插穴的美快。而小玲的下体的紧逼实在使老坑忍受不住,十数下后便忍禁不住急切的想要发射了。可是他又不想就这么快泄出仍想拼命地坚忍。

  又再抽了十数下。已忍得脸色也变了稍弓着腰想停一会。此时,一直享受口交的那跪在前边的老头被吮得差不多了。正想止住一会再向阴户发泄。谁知已经来不及了,他小腹一紧一松阳具根部一阵麻腰一酸[ 呃啊……好啊!!呜!!

  他一声叹惜。一股淡黄色的精液激射出来,一下就迸落在小玲白嫩的脸上,使小玲一脸的精污。可小玲好像十分的可惜地连忙主动拿过还在流精的老阳具,热切的又吸又吮。似乎有着无穷的美味。门外的丈夫已不懂反应。那老头十分满意小玲的口舌服务[ 呃……小妹妹……你的嘴巴真会吸男人的肉棒……哈……我这一辈了也未试过啊……哈] 他边喘息边扶紧小玲的头。抱紧在腿间。

  那时,后边想再苦缠下去黄瘦老翁因为小玲肉紧地吸那根阳具,连带阴穴也不自觉跟着肉紧地收缩的又主动的向后耸动的关系,强烈地刺激了老翁的阳具,老翁心急的叫着啊……哟别动呀小妹妹……不要动呀……呃啊……] 他撑不住了,不自禁地用力猛插几下从后贴紧小玲玉背,双手伸到小玲胸前用力揸紧那对圆大的肉弹,他整个人不住地颤抖几下终于一泄如注,他耸动着下体作最后的抽插完成性交后的灌精步骤。一股热液朝下体深处袭来,小玲全身酸软舒服得连连呻吟[ 啊……哎……哟。

  好热呀……哎] 她高潮到了。老翁的生殖器好像开了盖的汽酒一样,精液源源正不住地喷射到子宫内。门外的丈夫可以看到黄瘦老翁胯下晃动不停的阴囊。

  知道老翁泄出好多精来,此时此刻,成千上万的老精子正侵入妻子的体内找寻卵子进行受精。万一小玲被这老淫棍奸大了肚子就……;丈夫在发愣的时候竟发觉自己的阳具居然悄悄地勃起来了。

  这是多么慌唐的反应,看着妻子被其他男人用侵犯并泄精在内,作为她的丈夫,自己竟会受刺激而勃起……;房间内仍在等候插穴的两个伯俯此时不约而同地攀上床。并把已经完事的同伙推开,有个一脸病容皮肤发黄的秃头老人率先将小玲按倒在床中,伸出松根一样的双手去搜查小玲诱人的肉体,他托住一对浑圆又非常有弹性的乳房又捏又揉又推,拼命地啜拼命地吸吮。

  一条粗舌缠着淡红色的小奶头播弄[ 哟——护士姐姐有一对又圆又大胀的大奶子呀……快给老人家喂喂奶吧……啊呃……] 秃头阿伯又把头挨到她脸前要亲嘴,小玲迷醉地半眯着眼粉脸通红意态确是撩人。她欣然地接受主动伸出舌头与阿伯的舌头交缠。阿伯哪里会怜香惜玉,一味把长满须渣子的大嘴去刮小玲的脸吮着小玲性感的丰唇。一会儿又重新捏住那对丰乳像搓面粉一样玩弄。

  小玲见他不来进攻,似乎是等不耐烦,娇爹着说[ 唔……伯伯。请你快点吧……呀]她一手伸到阿伯的胯下探去,从裤裆间掏弄阿伯的阳具。她主动的挑逗使那阿伯舒服到声音也变尖哑了,他叫着[ 呀……哟……护士姐姐……你真是个小淫妇啊……门外的丈夫却听妻子竟这样回答[ 那…那就用伯伯的……大阳具好好惩罚……我……我这小淫妇吧……唔呀] 阿伯也忍得够了说[ 啊……好。好……伯伯今晚上就跟你拼了这条老命……] 说完身子往后退到小玲下身,两只如松根的手把小玲那双修长性感的玉腿大大地分开来。然后动作稍为缓慢地摆好与小玲之间的体位。下身贴近小玲双腿分叉处对好,弓着腰使阳具向前龟头刚顶住那阴唇入处。

  而小玲好像很心急紧张[ 唔……呀的叫着;边挺腰迎上。见她如此骚,阿伯淫笑了[ 哈……你这小骚穴……别心急……告诉伯伯……你的小穴在哪啊……嘿嘿……我的大棒棒等着你啦] 小玲竟伸手过去,轻轻捏着阿伯的灼热的肉具。

  引导着来到自己阴道入口将那龟头抵着阴唇处。[ 是这里啦哈……] 阿伯奸笑了,小玲[ 唔……] 地应他。并将他阳具引入自己阴道内。丈夫哀凉地看着妻子把阿伯的生殖器带进阴户中,他失神地呆呆地发傻。而房内那阿伯兴奋了说[ 好呀,小淫妇,伯伯现在就要插死你……代你丈夫狠狠地惩罚你……你这专勾男人的小荡穴] 阿伯的深紫色的生殖器前端先顶着小玲阴户口,丈夫又看着男人的阳具又一次入侵妻子的阴户。他麻木地抖震了。那个阿伯比刚才几个老人年轻,他自持阳具够长够硬龟头狠力的顶进去先粗鲁推开阴唇,五六下挺腰便一节节插到底了。

  阿伯似乎一腔雄心壮志,一进入就奋力的捣弄起来他说[ 啊……伯伯……要。要插破你这小骚穴啊……] 门外的丈夫见阿伯如此凶狠正为妻子怜惜,谁知小玲却肉紧地将双脚勾住阿伯的后背。挺着腰来配合阿伯的抽插,她淫叫[ 啊……坏伯伯再用力呀啊……插死我了……] 小玲被撞得全身摇晃。胸前的大奶子作不定向的乱蹦乱荡。

  别看那个阿伯又干又瘦,他很会玩,教小玲换了一个男下女上的姿势,让小玲跨在他下身腹部之上。小玲很像熟练地拿着阿伯的阳具对着自己阴道入口,然后慢慢地坐下去,阳具便朝天向上被套入她下体。她又快要到高潮了主动地在上面跨骑套动。一头卷发飘荡在空中,那一对饱满如球状的乳房大辐度地上下跳动不停。加上美丽脸蛋妩媚的淫态和娇柔的呻吟实能让任何男人都会神迷魄荡。

  而那个还未得尝发泄的站在床上的满面老人斑的白发老翁,看到眼前这个全身裸露的美貌少妇,如此一副激烈的男女交合图。又怎么能再等下去?他扯下裤子二话不说,胯过那阿伯头部之上站着,他身材矮小,脚又短。但胯下正好对着她的脸部,他一手按定小玲的头,一手将自己因为过久硬起而青筋暴现的阳具,那红肿的大龟头直朝向小玲口里送去。

  小玲在性奋中闻到一阵的腥味,一条胀热东西就撞入正在呻吟而微张的口中,那又咸又腥臭的味道肉条一下把咀巴塞满,她才醒觉是男人的生殖器老翁已按紧她的头开始抽送。小玲便用双唇夹紧,让它像插在阴道一样出入。老翁舒服得叫喊[ 啊……小妹妹你也要……要尝尝老汉的肉棒吧……唔呀……] 这时身下的阿伯双手贪婪地按住小玲跳荡的双乳情急地推拿着肉紧地捏着掐着,三处敏感的地方都得到撩动,小玲兴奋得就快要泄了,头脑一遍空白,只是忘我的配合阳具的动作一边[ 咿咿啊啊] 地发出淫乱的叫床声。

  那居下首的阿伯睁眼看见上边老翁腿间的一副阳具,正一下一下进出抽插小玲的口嘴两颗睾丸跟着一下一下的颤抖。他觉得十分地刺激,加上在小玲强烈的套弄下,不觉已到强弩之末。他急切的喊[ 呀……啊……忍……忍不住。啦……] 他用力作最后冲刺。又一阵挺插,阳具根部一下麻痒兽欲的极至渴求解决猛然[ 呃……吖……啦……吖……吖……啊] 又一股滚烫的精水向上直喷射小玲的子宫去。

  小玲受了这一烫也阴精泄出,强烈的快感至阴道内源源而来。[ 啊……好烫呀……啊烫死了啊……] 几次的高潮使她全身瘫痪,她摆脱白头老翁插在自己口里的阳具,瘫软无力地向前倒在阿伯身上。而那白头老翁还未得泄,急忙就马一将她拉到一边伸手分开小玲大腿,那粉红色的阴穴正流溢出浓白的液体湿透屁股之下的床单。几次高潮小玲已经很满足但她仍很愿意为余下的这个老翁服务,她顺从地躺好。

  阴户的污脏影响不了这老翁泄欲的兽愿。他急切地就压上去,将阳具顺利插入再用尽力气向小玲阴户捣进去,小玲亲热地搂着老翁骨瘦的背部轻声叫啊……好利害呀……伯伯要插死我了……哎哟].她的努力献媚使白发老翁更兴奋得发狂猛抽。十下,二十下,三十下白头老翁干瘦的屁股在小玲玉腿间不停地扑打起伏,生殖器迅猛地来回小玲紧窄的阴道中挤出更多的白色浓液。

  阵阵[ 啧啧复啧啧] 凹凸性器交接分明的水响在寂静的病房内回荡。那七八十岁的老人为了性欲竟如此卖命。他是够狠的却只不到五十几下。就见他下身几下的震抖。啊……呀……不行了……哦好舒服啊] 全身发抖双脚猛蹬了几下。就射出来。小玲兴奋地回应[ 啊……好多呀……伯伯……涨破人家……小穴了啊……] 老翁像死了一样倒压在小玲身上,气喘吁吁地说[ 啊啊……射射死你……你这淫妇……我操死你……小骚穴啊……啊] 他屁股仍缓缓运动着让生殖器榨出最后一滴精液。

  外边的丈夫看着五个老头分别侵犯了妻子并在妻子体内注入了代表污辱的精液,又看到妻子如此顺从地接纳五个老头的生殖器进入,一幕自己不敢想像的性爱暂时完结。小玲丈夫竟然也完成一次情不自禁的手淫与老翁几乎同时射精,只是妻子却接受了那些老翁的精液。几个月以后小玲果然怀了孕,这就不知道是那个老头儿的生殖器所发射乱种所为了!!!可他还是深爱着这个也是深爱自己的妻子。

  数年后,丈夫在家中发现了小玲收藏得很隐蔽的一本日记和几合录像,一看这下,原来全是妻子在家中与一些都是年老男人的性交情况。老男人中有的是住在左邻右里的阿叔,阿伯,还有楼下当看守员的几个伯俯。有的都是不认识的街外人。

  而令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当中竟然包括妻子的父亲自己的岳丈——那应该是在小玲怀孕六七个月的时候吧,在客厅里老岳丈一面急色地把腹大便便的小玲按在地板上,阳具努力地抽插已怀孕的女儿的阴户,好像只想很快地泄精一样!而小玲似乎有些不情愿,听她哀求[ 爸,请你不要,我已有小BABY了啊……] 岳丈只边抽动着说[ 啊,好爽,阿玲,不怕的!再过不久你就……生小孩,趁着小穴还是……紧紧的窄,让,让爸多弄几回啊呀……] 终于小玲也是那般热情地迎接了父亲生殖器的狂泄。而另一回情境里,丈夫还看到自己的老父!!!那个年过七十的身体一向孱弱的老父亲似乎因性交欲望极度亢奋而扭曲了本来还很慈祥脸容,在录像里小玲正在厨房里打扫,老父他从后把自己媳妇抱住,手麻利地掀起她短裙拉下她的衣服。

  抚弄吸啜亵玩一番,然后两人一前一后站着,老父便从后搂住小玲腰际,阳具在后伸到媳妇张开的腿间顶送着插到了阴户里,小玲尽量地叉开双腿让这七十几岁家翁更方便地用力摇动、让他发狂地插弄着自己的阴户……丈夫看到自己父亲在性高潮时全身抖震了,他和其他男人一样并不抽出阳具直接在媳妇阴道内射精,之后小玲跪下来吸着老家翁的生殖器,体贴地清洁沾在阳具上的液体。“ 小玲竟跟他两个……都!!!!!这些录像里记录了小玲与一班年长男人或在房间或在厨房又或在客厅进行性交。小玲表现的兴奋主动、热情配合是丈夫从来未有看到的!


  接着在那本日记中,丈夫看到小玲写下了她重要的经历。

  小玲打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十五岁时,就出落得像个大姑娘,中等身高,稍微有点胖的身体,显得成熟丰满,一把来粗的小蛮腰,鼓鼓翘翘大大的屁股,皮肤细嫩细嫩的。

  那年,小玲妈妈突然得了重病,小玲经常到邻家诊所抓药,诊所有个李姓老中医,孤身一人,六十来岁,长的黑黑壮壮,肩宽肚大,一脸花白胡须和胸毛。小玲每到诊所,他都用淫邪的眼光上下打量她提前发育的丰胸和翘翘的肥臀。对她很热情,还经常不要钱,家境不好的小玲非常感激他。

  一个三伏天的中午,小玲又来给妈妈取药,看到老中医正光着上身躺在太师椅上睡觉,鼾声如雷,满屋酒气。裤裆里的家伙把裤子顶的天高。小玲虽然只有十五岁,也知道男人裆里是什么了。因为十四岁那年,就被十六岁的二狗开了鲍。看到老家伙的丑态,心中一荡,心想都这么大岁数还这样,不由吃吃笑出声来。这一笑,把老家伙笑醒了。

  李中医一看是小玲来了,急忙起身,一看自己的家伙翘的老高,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抓药。抓好药,他又没让付钱。小玲说了句谢转过身去要走,这时,老家伙看到了小玲肥大的屁股,细细的腰身,老二猛的一跳,急忙叫住她,”玲妮子,先别走吗,喝口水,我再给你妈加据药“.小玲口正渴,就又回来一屁股坐在了太师椅上,把一杯水一饮而尽,又与老中医说了会母亲的病情。

  过一会儿,她觉得混身懆热,不自然的扭扭屁股,这一扭阴部产生一阵强烈的快感,只觉得一股热液,流湿了内裤,粘粘的,腻腻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乳头也有了胀胀的快感。原来,老家伙在她喝的水里,加了一把浓烈的春药。老中医看到小玲的表情,知道药起作用了,起身用厚厚的大手揉搓小玲的双乳和下身。小玲在她的抠模下,春心荡漾,淫水如潮。小手自然的伸向了老中医的裤裆。

  啊!怎么这么大!比起二狗的足足长出了一把,光光的龟头有鸡蛋那么大,插到我的里边会不会疼?这时,她的上下被扣摸的急不可耐,管不了那么多了,急等老肉棒狠狠插入自己空虚的穴中。经验丰富的老家伙,知道时机一到,掂起自己七寸长的老藤棍,就想狠狠插入。老龟头到了小玲粉嫩的洞口,起了惜香悋玉之心,先在小玲的洞口操了操,让龟头蘸上些淫液,又在小豆豆上操了好一阵子,操的小玲用白嫩的丰臀上下左右扭个不停,这才将大如鸡卵的龟头缓缓的顶入小玲饥渴的阴道,龟头刚一进入,啊!

  小玲发出长长一声浪叫,啊!胀!好胀!老家伙并不急于全部攻入,而是以阴道口为中心,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摇晃起来,直到小玲主动往上挺臀时,才兹的一声尽根全没。大肉棒插到底时,小玲又啊的一声,声音都发抖了。”啊!胀死我了!啊!啊!啊!爽死我了!“老家伙这才按部就班,一抽一插的操起来!先是九浅一深,抽了二百来下,小玲开始用丰臀上下迎合,这老家伙真会玩,好爽啊!比跟二狗玩好太多了。老家伙不紧不慢,开始深插长抽,兹戛!

  兹戛!兹戛……!声音象是光脚走在泥地里,又是三百来下,小玲受不了了,啊!爽!爽!爽死我了!!!李伯伯!你插死我了!亲伯伯你插死我吧!!亲爷爷你插拦我的小逼吧!!!亲亲伯伯…啊!啊!哎啊!爽死了!!!

  小玲大叫一声,全身痉挛,哦眉紧刍,眼翻白光,昏死过去。老家伙一看悠然生出英雄感,我这把年纪,还能玩小女孩,还把她玩昏了。以前,老家伙也玩过十五六岁的,可这些小女孩都没情趣,自己发泄完就完了,没想到这妮子这么浪。这让他更加喜欢了,看看自己挺出的大肚子,又看看被自己的大鸡巴紧紧塞住阴道的嫩女孩,要是能天天这样有多好!

  想着想着,小玲苏醒过来,感到下身的快感余味未尽,一条大肉棒还胀在里面,身不由己的扭扭屁股,啊!一阵快感又从阴部涌向全身。”玲玲,你醒了“老家伙问。

  嗯!她点点头,浪笑住用小手抚摸老家伙的大肚子和花白的胸毛,说”怎么会这么好?!“”累了吧,来趴在我肚子上睡一会。“老家伙说住把小玲抱了起来,老根紧紧的塞住阴道,自己坐在了太师椅上,小玲下面胀胀的,爽爽的,舒服地趴在他的大肚皮上,用热吻回报给自己带来强烈快感的老伯伯。老家伙被小玲的挑逗激起了情绪,大鸡巴在小女孩的阴道里跳动起来,小玲也被它的跳动所激动,动情的扭起了白嫩的肥臀,老家伙坚持不住了,双手卡住小蛮腰,将小玲举了起来,乓!黑粗的老藤棍从嫩穴里拔了出来,啊!

  小玲感到整个肚子都空了,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老家伙扭转了身子,她两手扶住太师椅的把手,肥臀高高翘起,就觉得一股强大的张力,向阴门顶了过来,啊!小玲爽得肥臀乱颤,这种快爽是二狗从来没给过的。老家伙这会没在顾忌什么,双手扶住粉嫩的肥臀,哗叽!哗叽!哗叽!买老命地抽插起来,没几下,小玲又产生了强列的快感,双乳乱颤,两腿发抖,红唇薇张,眉心拧成了一疙瘩,气喘西西的浪叫,啊啊啊!爽爽爽!啊!…老伯伯,我想让你一辈子都操我,啊!啊!

  我的亲爷爷,我的脚趾头都舒服了,全身每个地方都爽,啊!大鸡巴爷爷!我又要…话还没说完,又昏倒在太师椅上了。这时,老家伙正在兴头上,降低了身子,狂抽起来,啊!我的熊要射出来了,啊!啊!啊!…一股股浓精,射到了小玲的阴道深处。  过了一会,小玲醒了过来,感觉到整个子宫,都被精液充满了,舒服极了。

  从此以后,小玲每次到老中医哪里取药,都会享受一番再回家。有了老中医,她就尽量躲开二狗,有时躲不开了也草草干一两回,可每次和二狗干,小玲都觉得不尽兴,二狗的家伙硬是够硬,可他每次都是猴急,小玲还没起性,他就霸王硬上弓,等到来性了,他已经泄成空壳了,每次和二狗干完,小玲的下身都感到麻胀,不舒服很长时间而和李伯伯干,每次都爽的死去活来,浑身轻松。

  一年后,老中医突然得急病死了。在这之后的几个月里,小玲经常被春梦惊醒,梦见老中医又黑又粗又长的老藤棍插在自己的阴道里,醒来后,屁股下一大片湿,难受极了。

  一个夏夜小玲又做一个春梦,梦见老中医的大鸡巴插在自己的逼里,双手揉着双乳,舒服极了,强烈的高潮使她惊醒过来,发觉全身被脱光。七十岁的老外公伏在身上搓捏,吸吮她的乳房,一根大鸡巴狠狠的插在逼里。

  小玲在日记里写道,外公说很喜欢我。我看到他可怖的淫笑着的脸。他吸啜又摸弄了我的乳房,然后又去舔我的阴户啜我的阴穴。他说我是个淫荡的女人,因为我禁不住他的逗弄流出了很多淫液。终于,很粗又长,紫红色的龟头向下隐没在我的腿间分叉处了,我觉得他的阴茎没有老中医的粗大,但够硬,够猛,够爽!

  我不停地摇头,又羞又急。觉得阴户被他那灼热的生殖器敞开,”好紧呀……小玲“他用力地插进来,插入后,外公就发狂似地动着腰。他大约抽了几十下喘着粗气,他全身抖颤起来,死死地贴着我的下体,并将阳具抵到我阴道深处去定住不动了,我马上觉得阴道里边一阵热暖激烈地扩散。

  外公就这样将精液射在我的体内。事后他说我的身材比妈妈更诱人小穴更紧凑。日记后边,断续地记下了每次她与外公的性交事件!

  最后她写到——以后五六年里,我成为外公的泄欲工具。却渐渐地习惯和外公进行这淫乱的性交关系。在外公死了以后,我结了婚,丈夫对我很好,但在床上却满足不了我,他早泄。由于工作关系,我身边有很多老男人,每到有性冲动时,我就找老男人性交,不知不觉间,年老男性的性器竟使我觉得有着无法抗拒的性吸引力。

  我不能自拔地一个个地去引诱那些丑陋老头来奸淫自己,他们性经验丰富,耐久力好,唯有跟他们性交才能满足我的情欲、只有那些男人的精液才教我享受到男女间性交的乐趣!!!不停的勾搭、引诱长男性成为我日常的所做。

  【完】
上一篇下一篇

首页

VIP专区

免费专区

福利图片

激情小说

声色小说